• 工作五百七十九日记。

    昨天下午从W先生的办公室走出来,深深吸一口气。对我而言,他并不仅仅是老板,更像是个亦师亦友的兄长。他在九楼做过两年,那两年中,他经历过最多,最能明白这个位置的苦与乐。他从不吝啬任何赞扬,也放心交付更多的任务给我学着做。

    加入APA Team,是我踏进办公室前想好了要同W先生谈的话题,没想到他比我更早开口。“事实上,你比他们任何人都合适这项工作。”这句话从老板的口中说出来,简直胜过一切溢美。他为我考虑了许多,发展的方向、晋升的可能性、以及好的机会……被派到PH的我似乎比其他部门的任何人都幸运,身边尽是闪闪发光的例子,和这个部门一起成长的感觉无与伦比。

    或许今年,我还会经历更多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时刻。被质疑、被否定、甚至被看轻,就像五百七十九天之前,我坐在本部PH的会议室里,面对身边唯一的Frank,张口说不出一句话,脑神经直跳,可B.S.却对我说,没关系,每一个人都要从这一天开始学起。

    而人只有跌够了跤,摔得足够疼了,才能摆脱某些与生俱来的惰性。

    对于语言的学习到了后期,都不再仅仅是字母和语法的拼凑。语言学习者要学着运用外语同母语表达逻辑上的异同与人交流。准确表达,说的不再只是口语表达,而是能够想人所想,敏感捕捉。对于语境和对话者意图的感知,一直都是评判一个人在语言上是否具有优势的一个标准,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,能够明白倾听,然后用合适的方式回馈。就像W先生一样,头脑无比清晰,谈话间逻辑性极强,总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捕捉到对方的意图,然后以一种相对温和的方式一语中的回馈自己的观点。

    想要变成和他一样的人。聪明,真诚,努力,纯粹。

    这大概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,他花了整整十年做到现在这个位置。而我一定还需要更久。

    不怕,一切从今年开始。

  • Mar 18, 2013不计得失 - [涂鸦板]

    上周做完演讲,被最敬重的老师称赞德语说得好听,问我毕业之后的打算,听说我不打算再读下去,还遗憾说,这样的语言天赋要浪费了。我因此错以为这样的她,一定会像大多人一样支持鼓励我最后无可奈何的职业选择,但没想到她却说,好是好,只不过可惜了你的性格。

    心事一下子被戳中的感觉有点糟糕。但有时候想想,如果路只有一条,你别无选择,或许也就没有这么多顾虑。之后和Z聊天,印象很深的一句话是他说:“同样的工作,不同的人却能做出不同结果。”

    要签的不过是一张纸,但不同甲方却决定了不同的未来。然而未来还没来,谁又能提前预知。贪心不好,求的太好反而徒增烦恼。学着在缺憾中做无悔的据顶,大概也是一种成长吧。